搜索

有用山人通用输入法的没体验如何?

gecimao 发表于 2019-05-12 21:00 | 查看: | 回复:

  重码应该低于五笔,编码逻辑感很强,容易上手。但是现在输入法小作坊产品的时代基本上已经过去了。

  全息码概念不错,但好好凭借产品的简繁通打编码上乘重码率低这些属性。很难继续做大。

  之前用过山人,用 RIME 搭载的。感谢作者谢先生无私提供了超过万字的码表。

  全息使得字全都立体了,这样便于记忆,每个字都生动起来。如鬲、瓦、豆在 U,不论字形如何写,装食物的器皿就是 U 表示,也不用纠结瓦字最后是勾还是点。这点我认为比仓颉要友好,仓颉按字形顺序不按笔画顺序、而且把一划从中拆开的做法受到很多人诟病。我个人理解有点像扫描仪或针式打印机平扫,遇到哪个部分打哪个。不管是不是先写这一笔,只要在上就先出来,如内,人字的头在上面,就先打人后打冂。

  双编码对于我来说最大的好处是可以区分字的最后一笔,如县和悬,顺序取码的话,前面的编码都一样,那么最后一笔取点的编码(即厶的小码)或心的编码就决定了要打哪个字。

  顺序取码这点比之郑码要好,郑码前二区位+后二字根、词组前二字根+前二字根的规则不知逼疯了多少人,五笔字型要弄清楚最后一笔,而郑码要记得倒数第二个字根怎么取码!山人按顺序取码,又是大字块,中间不跳过任一部分,便于理解和使用,用 RIME 的话还能自动组词。

  当然我后来放弃山人的原因是长时间使用后,我会忘记一部分字的细节,这跟我从五笔转其他形码的初衷相违背了,不是山人编码的原因。

  说到简繁通打,仓颉、郑码不多说了,一试便知,网上的资源也很多。另外就是徐码在这方便很出众,但是徐码作者只公布了编译好的 RIME 用的二进制文件,我在 Linux 下试了几次不好用,放弃了。山人因为很多字按意思归在一起,像钅和釒这样的字根也不好分开,简繁通打不重码这点不是优势。

  小码,我认为山人的小码不如郑码的位码,郑码完全按照字形,如两竖在 K,两点在 U,那么业字的区+位完整两码就是 KU,而平时打 K 就能出业这一字根,不受位码的影响,需要打半字的时候--UB,即两点+两横,示--BK,即两横+小字,字根与字根之间都是相互联系的。山人的小码部分用的是汉语拼音的声母,虽然编码本身是形码,声并不影响形码打字规则及取码,我认为对用方言输入方案如粤拼、吴语、和其他不用拼音甚至不会拼音的用户来说,不够完美。

  还有不少人说到过左手的击键当量,即人山的左手区击键多于右手,我的直观感觉是这样,但没有具体数据,不多说。

  可能叙述中用混了不同形码中的概念,如字根、小码等,有些字根的位置可能有偏差,请多包涵。

  RIME 的反查可以搭载不同的方案,而且是多个方案,可能@Wenhe Lu没有看到更多的解决方法,这里推荐一下这个蒼頡檢字法的方案LEOYoon-Tsaw/Cangjie6,可作参考。

  以前用音码想学新的形码的用户,山人是个不错的选择,易学易用,逻辑清楚。但不建议逢人就安利,至少我身边的人还没有能接受的。

  也许山人全息码早出现几年,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在大多数人的认知里,形码==五笔;而且随着拼音输入法越来越「智能」,山人想壮大用户群体太难了。@Neon Yasushi说得对,世上还是懒人多。

  山人有个很大的问题是简繁同码,简繁同码则一定不是真正的简繁通打!僕与作者聊过这个,他言下之意简繁同码是优点,涉及到高频字安置等问题,而且强调在特定时间区间内人们只会打繁体或简体;僕对此说法不敢苟同;好在很多人压根没用过甚至没见过能真正简繁通打的输入法,所以往往感受不到这个缺陷。

  本人掌握了多种形码类的输入法,在此基础上成功给一位留学日本的化学生,研究汉语音韵学相关的高材生安利了这款山人,以便于他在整理文件时录入生僻字。

  字根的归类方式非常容易记,绝大部分与造字原理是相吻合的,而且采用「小码」的方式筛选重码,可以说是技术上的新颖点。

  现在本人主要用的是五笔(先学的习惯问题),而把山人当后备军使用,从而应对各种各样的汉字的录入问题。

  ①字根的安排原则上不看数量的多寡,而是看分配方式的问题。台湾有个知名的形码类输入法叫「呒虾米」,字根看上去也挺多的,而且根据「形、音、义」分配到对应字母上(比如「山」依形归 E,「月」依音归 U,「王」依义归 K←king 等),但是这个败笔也太明显,就是没有一个明确的原则来决定字根归入哪类,导致思维一直在跳跃。

  ②原则上尽量在 26 个字母键的范围内编码。基于这一点,一方面不仅是为了便于排序,另一方面也便于在手机上的虚拟键盘上使用。还是台湾,又有个叫「大易」的,一般台湾的电脑键盘会加印「注音、仓颉、大易」三款输入法的符号或代表字根,然而近年来大易没有出现在一些的电脑键盘上(尤其是笔记本电脑),因其占用高达 40 键(音码类的注音输入法不在此讨论范围之内),加上与仓颉并列印刷容易看错,可见其地位不牢固。「行列」只用了 30 键,4 个标点键勉强能用过先按对应标点再按空格的方式输入,不过仍然不便于在某些平台上操作。

  ③拆字方式最好能按书写顺序(囗、匚、戈等可以考虑为例外),但也可以包容各个人的笔顺习惯问题。我也并不是说「仓颉」在这一点上做得不好,毕竟人家是想作为检字系统,按照部件的空间位置来编码(这一点与四角号码的思路差不多)。只是个人觉得,按书写方式取码,从时间的先后顺序相包容,往往能缩短学习的成本。

  ④有合理的简码安排方式,「留头截尾」方式最佳。「仓颉」无简码,即使是常用的「的」字也得按「竹日心戈」四个键;「郑码」的简码或许有全码的影子,但往往不是「留头截尾」;「呒虾米」的更多简码要靠大量记忆。就这一点也就「五笔」「超强两笔」「山人」是相对合理的,五笔虽然一级简码里有个别不规则的,但也就只有少数,还是容易记忆。

本文链接:http://hem-larm.com/dongtaizhongmalv/391.html
随机为您推荐歌词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edecms 5.7
渝ICP备10013703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