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眀彩娱乐 > 动态重构 >

AIoT如何重构制造业?超级互联网与超级硬件入口

gecimao 发表于 2019-04-29 23:45 | 查看: | 回复:

  PC互联网时代,硬件流量入口仅仅是一个尝试;移动互联网时代,小米从AT 统治下的流量世界里,养成了新的流量入口;超级互联网重构明日世界,AIoT时代,硬件流量入口将成为新的超级流量入口。

  4月23日下午,雷军在公众号上发表一篇文章,解释小米为什么做电视,这篇文章大致可总结出三个关键词:使命、AIoT战略和坚持创新。雷军表示:未来,小米将会把大家电作为未来10年持续发展蓝图的核心拼图之一。

  同一天,小米发布了多款硬件产品,除小米壁画电视、全面屏电视系列、米家互联网立式空调外,还有走步机、落地扇和体脂秤夏日客厅瘦身三件套等。小米电视(空调)事业部总经理李肖爽称:中怡康数据显示,2018年第四季度和2019年第一季度连续两个季度小米电视销量中国第一。

  创业八年,小米在硬件制造业领域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小米手机2018年售出了1.19亿台;2018年小米智能电视出货量为840万部,同比增长225.5%,除了手机和电视外,小米还有笔记本、电动平衡车、净水器、扫地机器人、智能手环等各种硬件产品。小米2018财年财报显示:截止2018年12月31日,小米IoT消费级物联网连接设备数达到1.51亿台(不包括智能手机及笔记本电脑)。

  硬件领域的奇迹是显性的,小米另一成功是软件领域的成功:小米MIUI全球用户已经突破了3亿。在软件与智能硬件的基础上,小米成功地搭建了独特的商业模式,即互联网盈利的商业模式。2017互联网服务收入为99亿元,2018年达到了160亿元,同比增长61.2%。

  小米从诞生那一天开始一直处于舆论的风口,不缺赞誉,亦不少质疑。质疑之一就是:白菜价卖硬件,小米撑得下去吗?质疑者的逻辑很清楚:作为企业生存为第一要务,生存下去就要赚钱;要活得比同行舒服,就要创新,创新就要投入,小米模式不赚钱,无法存活。

  台湾学者李敖有句话:誉谤满怀,我就是我;活色生香,我还是我。雷军不一定读过李敖这句话,但在做小米这件事的坚持上,却神似李敖。小米上市前,雷军承诺,硬件的综合净利润率永远不超过5%,小米坚持做价格厚道,感动人心的产品。此言一句,行业大哗,争论直至小米上市。

  现代制造业发展数百年,卖一件东西赚一份钱,这才是生意。换句话说,商业模式才能成立。质疑者站在历史经验、商业实践的基础上反驳雷军,理直气盛势也壮,看似无可辩驳。

  雷军的理论是“卖硬件不赚钱,通过互联网服务赚钱”,这在过往的商业实践中没有证实过。没有实践证实过的理论,普遍的大多数会认为是忽悠臆想。互联网收入160亿元,臆想出人意料地成了现实。

  小米是一家受行业高度关注的公司,围绕小米的看点和疑点也很多。小米硬件流量入口是如何养成的?“小费”(靠互联网服务赚钱)商业模式是如何建立起来的?小米组织架构变化与小米营收结构的变化之间存在什么逻辑关系?我们从一个“对赌”的故事开始梳理。

  小米创业八年,证明了“硬件流量分发”这件事情是靠谱的。从小米手机开始,小米构造了一个庞大的硬件流量分发入口,一个独立于BAT的流量入口。

  2014年6月份,迅雷成功上市,迅雷总经理白鹏决定离开迅雷寻找新的挑战。白鹏如此选择的理由很简单:2014年小米如日中天,在中国小米手机销量第一,移动端有大把流量,空间非常大;正因为小米如日中天,入职要求也很严苛,在薪资谈判的时候,王川与白鹏产生了意见分歧。

  白鹏说:我们赌一个事儿,截止2015年1月1日,我把小米视频的DAU做到1000万,如果达不到1000万,我走人。

  白鹏在小米的工作就这样开始了,小米视频是王川交给白鹏负责的第一个产品。2015年1月,王川从美国参加CES(消费电子展)回来后对白鹏说:没想到你真能完成。王川后来说:其实就是没完成对赌,也不会怎么样。通过这事,王川对白鹏印象不错,觉得他符合小米的价值观:使命必达。

  在2014年8月,白鹏敢对赌DAU1000万,是冒着很大的风险的:小米视频当时的DAU只有100万,时间只剩下了5个月,10倍增长,几乎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白鹏却说自己心里有底:理由很简单,MIUI当时的用户数超过1亿,小米手机当年中国出货量中国第一,小米视频才100万DAU,绝对不正常。

  白鹏的判断是正确的,2014年底,小米视频DAU达1000万,2015年DAU已经2600万,峰顶超过了3000万。白鹏后来总结:正常情况下MIUI的DAU到APP应用的转化率应该是30%。

  这一逻辑后来不断得到验证:小米视频之后是小米浏览器、小米应用商店、小米安全中心、多看阅读、小米音乐等应用。这些应用的DAU与MIUI的DAU不同:MIUI的DAU是不可变现DAU,这些应用的DAU是可变现DAU。变现的模式可以是广告,也可以是C端会员付费。以小米视频为例,其在艾瑞聚合视频类别排名第一。

  “小米手机+MIUI”为第一台阶,小米APP矩阵为第二台阶,从硬件、软件到互联网,小米创造了一套独特的商业模式。雷军把“硬件不赚钱,互联网赚钱”这条路趟出来了。

  手机之后,在电视(OTT)终端上也实现了雷军这套商业逻辑。手机、电视之后,这一模式在更多硬件领域进行尝试。截至2018年末,小米AIoT平台支持设备近2000款,智能设备连接数超1.51亿台,是全球最大的消费级IoT平台。小米为用户提供了出色的AloT智能家居体验,这一点让不少传统家电企业也望尘莫及。

  雷军的“小费”模式就是“羊毛出在猪身上”这一互联网理论在制造业领域的最佳商业实践。白鹏领导的新组建的互联网商业部,成为了帮小米收“小费”的部门。

  广告变现模式是硬件流量分发变现模式的一种,小米最先探索的模式不是广告,是游戏联运,负责这一项目的是现任小米副总裁尚进。尚进是位老金山,1999年加入金山,先后在金山软件与搜狐网络领导游戏开发团队,作品包括《封神榜》、《天龙八部》,曾经一手创建麒麟游戏,推出《成吉思汗》。

  与游戏联运相比,2C广告模式利润率更高,流量利用更高效,2C广告模式逐渐成为了小米商业化的主要进攻方向。

  小米互联网收入超过160亿元,占小米整体营收接近10%,是小米所有业务中增速较快的一块,按照目前的增速测算,很快将超过10%。当一个创新型业务营收占比超过两位数的时候,其地位将发生质的变化:个位数是创新业务,两位数是主营业务之一。收入结构的变化反映了小米商业模式的进化,因此组织架构进化势所必然。

  小米2018年9月进行了一次组织架构的调整,小米架构成为442阵型:4个互联网部门+4个智能硬件部门+IoT平台部门+有品电商部,这与“硬件+互联网+电商及新零售”的模型相匹配,体现出战略资源将向互联网与IoT硬件倾斜,准备卡位AIoT(AI+物联网)和5G生态。

  在四个互联网部门中,互联网一部负责MIUI系统;互联网二部负责应用分发,包括应用商店、游戏中心,是纯应用分发的事儿;互联网三部做信息流,包括浏览器、搜索、新闻客户端等;互联网四部负责多媒体业务。

  2019年2月份进行了组织架构再调整,强化了技术标签,将原人工智能与云平台分成了人工智能部,大数据部和云平台三个部门,快速推进AIoT战略落地。

  新增互联网五部,负责海外基础应用本地化、浏览器、信息流业务以及海外互联网商业化。新增互联网六部,从互一到互五都属于产品线,为产品用户量,用户体验,使用时长等负责,而互联网商业部则把要所有产品流量打包,通过精准运营,建立一个商业化系统,为用户提供优质互联网服务。

  今年3月,雷军接受采访时称:为用户提供有价值的东西是一定能挣到钱的,更何况小米只挣一点点钱,就像收小费一样。白鹏现在负责互联网商业部,也就是互联网六部,他说互联网商业部就是帮助小米收小费的。

  互联网商业部独立体现了小米围绕商业模式进化打造组织架构的意图:通过“价格厚道、感动人心”策略打造小米硬件生态矩阵;通过硬件、新零售、互联网“铁人三项”打造流量入口矩阵;通过流量变现打造商业化矩阵。

  收小费并不是一件简单的工作:从效果来看,广告主要求更加精准,更加有效;小米自己处于流量端来看,流量商业化的空间要更大,从流量粗放式经营转向精细化经营;从C端用户的体验来看,需要更精准,更少干扰。

  “小费模式”其实是“羊毛出在猪身上”,这一理论不是小米的独创,在互联网领域早成公论,小米公司的意义是把这一理论从互联网领域迁移到硬件领域,且在硬件领域实践结果。

  白鹏是一名互联网老兵,第一份工作在联想集团,工作部门是FM365:打开联想电脑,直接访问FM365网站。FM365当时很火,是当年联想集团转型互联网的一次尝试,“柳传志触网”是IT行业当时最火的线那时候还是互联网新贵,都很紧张。

  互联网入口历来三种模式同时存在。最早的尝式是软件即入口,比如网景,雅虎当年就是与网景合作获得了用户,然后才获得了融资,最终成为第一代互联网的标杆型企业,软件作为入口的威力甚至吓倒了微软,网景最终耗死在与微软的漫长诉讼中;另一种尝试就是服务即入口,比如华军软件这样的下载站,最成功的是提供搜索服务的百度、谷歌;还有一尝试即硬件即入口。

  硬件即入口的设想,联想集团在PC时代失败了,而苹果、小米在移动互联时代成功了。移动互联网重新定义了一切,包括硬件终端的入口特征。几个原因导致了这一结果:一、从用户粘性与使用时长看,PC是弱终端,移动是强终端;二、从使用属性看,PC偏工作属性,智能手机是工作、生活相结合,更偏生活与个人。

  移动互联网之后是AIoT时代,怎么定义AIoT时代?雷军在2019年两会时提了“超级互联网”这个概念:在AIoT时代,一个显见的趋势是,移动终端的属性会强化,无所不在的硬件用户粘性更强,占领用户时长更长,更深的渗透工作、生活、娱乐等各个领域,全场景覆盖,无论移动场景,还是办公、家庭等固定场景。基于这种趋势,与PC时代、移动互联网时代相比,硬件作为入口的想像空间会更大。

  “硬件+新零售+互联网服务”铁人三项,讲了一个事情,就是硬件流量分发。这件事情最先不是小米做成的,是苹果做成的。苹果完成了“硬件流量分发”的全部商业实践,雷军将之归纳为理论,这一理论指导小米创造了奇迹。这是理论落后于实践在商业领域又一案例,这样的案例在商业史上层出不穷。

  AI时代有两个基础:一是万物智能,而是万物互联,在这一基础之上,硬件作为入口的能力会更强。或者说,在超级互联网时代,硬件作为入口的能力是移动动互联网时代的数十倍、百倍,甚至千倍。

  小米手机+电视+生态链产品,打的是未来的战争,布的是AIoT的局,到那时,随着硬件流量分发能力的增强,小米与互联网相关的收入将不是现在的160亿元,在营收占比中也不止目前的不到10%,营收结构将发生颠覆性的变化。或者换一句话说,雷军布的是超级互联网的局。

  雷军有个说法,小米不是一家硬件公司,小米是一家互联网公司,这句话在资本市场、媒体中有很大的争议。换一种说法更为准确:小米是一家拥有AIoT船票的互联网公司。

本文链接:http://hem-larm.com/dongtaizhonggou/249.html
随机为您推荐歌词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edecms 5.7
渝ICP备10013703号  

回顶部